Sunday, July 27, 2008

吧吧的恩赐,老师的荣耀,我们的欢欣(记BUDDHA PURNIMA 2008 之行)-译文,原作:蔡金莲

吧吧的恩赐,老师的荣耀,我们的欢欣(记BUDDHA PURNIMA 2008 之行)
16-05-2008 九点30分, 我们一行20人 (不包括凌晨3点因公务退出的徐金文) 乘印度航机由吉隆坡抵达清奈 (Chennai) 的机场, 并获里硕-当地旅游代理人安排两辆小巴士, 让我们踏上一个刻骨铭心的十小时菩达巴地之旅。
我们在途中的契托尔市(Chittor)的那拉亚那客栈(Narayana)用过美味价廉的达里午餐后,正值南印度的干旱季节的中午时分,在柏油铺盖的单程小道上,巴士在如火的骄阳下,尘土飞扬的空气中,时而坎坷于崎岖石路,时而曲折穿过奇石峥嵘光秃丘陵;环顾四周草木枯黄,土地干硬的旷野,尽是山村小屋,青瓦白墙,参杂低矮、破旧的草屋,零散消瘦的牛群和乾涸的河流,这漫长陌生的山路,纵然车内歌声洋溢,还是禁不住团员门频频翘首期待菩达巴地的出现,心颦呼唤:“柳暗花明又一村,过了一村又一村,望断天涯路。菩达巴地,你在何处?”。终于,在夜幕低垂时分,在山峦间时隐时现的阑珊灯火尽头,我们盼望到了这段38公里路程的结束。8点零5分,刚好来得及取得10把住宿客房钥匙,终算落脚有处,感谢巴巴保佑。
15-5-2008的第一个清晨达善(Darshan)仪式,我们成功擠進相当靠前的位置,在静坐的冥想思绪中,至尊出现于早上9点,我们经历难于形容的欢喜感恩时刻。至尊和颜完美,已多少回应了我们所有的祈福和祝愿。
达善过后,在男生排列的谢赛兄告诉我,来自阿罗士打的李赛兄竟敢向至尊近身提交德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颁发给‘吉隆坡赛巴巴合唱团’的会员证书。由于缺乏书面阐明解说,至尊迷惑不解其中意义。
接近8点时分,想为还未抵达的东甲赛兄弟姐妹向N7楼办事处预先领取钥匙,不获允许。当8点半赛兄ELBERT的东甲团队抵达时,已过住宿处理的办公时间,SEVA DAL除了拒绝处理他们的住宿外,还坚持他们离开庙宇范围(ASHRAM)。眼见他们经长途跋涉,身心疲惫,在陌生黑夜里,处于落脚无处,求宿无门的窘境,我惟有告诉SELVA DAL他们餐后稍息即离,至尊近于咫尺,我竟作如此谎言,深感不安之余,我向至尊祷告:良知不容我让他们受窘无助,以谎言能让他们住宿一晚,事非得意,请至尊让我抽签到明晨达善列于至前座位,如认同我之所为。
18-5-2008 猜测一下,发生何事?我们竟抽签得NO.1。伟哉!至尊!让东甲友队同度一宿,何罪之有?这天的达善感觉真好,每人都面露喜色。之后,谢赛兄又捎来喜讯,我们的为至尊卫塞节献唱的请愿书已获至尊接受同意。他还兴奋地阐述提交请愿书过程:至尊巡视经过他的身边时,却见若无视其左手上的成叠信件,唯过了数步,至尊身边学生返回,却只取其执于右手的请愿书,左手信件却不受理会。我们的赛兄继而获得区域协调员Bro Amar Kharki通知商议有关庆祝卫塞节的节目。
Bro Amar Kharki为人亲切友善和乐以助人,为我们的献唱作出过寻求至尊秘书允许的努力,后还为我们合唱团安排呈献节目。我们原本只获15分钟的演出,在他聍听过我们的演唱后,我们非常欣慰听到获允呈献全部歌曲的消息。
19-5-2008的早上,我们获赐座特别位置,而至尊却没有出席这个早上达善,众人皆感失望。同日下午达善,我们获允座于大堂(MANDIR)中央,背巴赞颂班而坐。至尊5点出现,我们受示意开始演唱。一行19人,我们尽心尽意演唱所有的7首歌曲,至尊随歌轻拍节奏,微笑注视(或扫描)演唱队员,演唱完毕,至尊面露喜色,似乎喜犹未尽,以手掌翻上示意要求更多歌曲,可惜的是我们已耗罄所存,老师已盘坐原位,无歌可献了,巴巴,我们让您失望了。
巴赞颂歌数曲后,至尊授意随身学生带来3篮芒果,置于我们队伍盘坐之前,为我们祈福。由于颂歌还在进行中,我们只有随歌击掌,盘坐赞颂至尊的达善仪式。
至尊向我们微笑并示意我们将芒果接收和分发给巴赞队伍,受宠若此,我们皆深为感动。至尊接着示意巴赞颂歌暂停,开始‘扫描’我们每个成员并手示张老师和我上前……。
“你叫什么名字?“,至尊问。
“使丹尼张”,老师回答。
“有什么想要吗?”
“我不知道。”
“要不要巴巴?”至尊被逗笑了,接着问。
随着老师回以“要!”的舜间,只见至尊随意一挥,金澄澄的项链即现于张老师的眼前,接着为张老师第二次戴上项链,在全场回以如雷掌声中,至尊示意张老师进行Padanamaskar仪式。
之后,我也受指示为至尊作了相同仪式。
虔诚亲吻至尊莲花足后,我问:“可否让我姐圆美扣见?”
“那一位?”,至尊轻声的问。
我随手指向圆美,至尊慈祥回答:“我会下来的。”
我之后欣然退下。
过后,至尊身退大堂,当再见到至尊现于轮椅上时,有祭师已点燃‘ARATHI’圣火,达善终告结束。我们尚在台阶之下的等候,也惆怅中也画上了句号。
20-5-2008众多尼泊尔男女老少,殷切地向早上达善拥挤,为的是亲赌至尊重临大堂。这次, 我们能在达善仪式中获得多如雨点的祝福,不禁使我为而由衷感受到庆幸感恩和满足,并觉得有必要让机会给其他想要接近至尊的人群。当天,我缺席下午的达善。
21-5-2008 我也没有出席当天的达善,传闻至尊已在早上踏上白草地的路程。至尊8点离开,我不知道达善可以在至尊经过的路途上进行。我错过了,赛姐CHINGYING曾在大门外亲睹至尊离开,也参与了是项的路边达善。
9点半,在BANGALORE途中,我们参拜了SHIRDI SAI,KRISHNA和SIVA的庙宇。
在第3次参拜SHIVA寺庙前,原以为SHIVA和我无所牵连,心想为何还要再来。但事非如此,在我这次参拜后,我感受到SHIVA非常强烈的感应和吸引力。SHIVA面相充满魅力,我感受到他如雨洒身的赐福和慈爱。他对我并不陌生,不灭的形象早已在我心根处深处烙下。我随即产生愿为其信徒的意念,这是一种在过去两回的参拜中未曾有过的感觉。感谢我主SHIVA所赐的爱和福。
我们当天入住Albert, Cheah 和 Wong KB所安排的酒店。傍晚,我们在MG路璀灿夜色中浏览一个美好的晚上。
22-5-2008 又是一段奔向CHENNAI机场的冗长旅途。WOODY餐馆为我们提供了美味的午餐。在驰骋追逐中,小李的车经历两个漏气的轮胎,我也一轮中招。还好,我们最后都及时安全抵达机场。
我们和东甲姐妹团有过这些快乐的相聚,共享过这段朝圣至尊的旅程,我向至尊祷告,真希望将来能够和他们的每一人和其家人在Kodaikanal重温如是旅程。请表白一下意愿,好吗?
这段让人美好充实的旅程,我要感谢的人太多了…他们是…….
赛姐Huan Bee, 赛兄Albert, 赛兄Cheah, 赛姐Irene, Wong KB, Bro Lee, Stanley, Chun Ooi, Lum, 赛姐LG, 赛姐Kian Mooi, 赛姐Ching Ying, 赛姐Siew Im, 赛姐Lay Sian及每一个为这旅程提供支援的人和使这段旅程温馨快乐的团体。感谢至尊,让我们度过如此和谐欢乐洋溢的印度之旅。
Kim Lia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