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4, 2008

自尊心

小学时,曾获选参加学校的合唱队,为的是那年似乎有一个高小合唱比赛。当时,幼小的心灵为了能当成合唱队的队员而高兴了好些日子。然而,我的快乐维持不了多久。临演出前,老师把我从队伍里揪出来,也不知道是为了甚么原因,当然自尊心受害不在话下,更甚的是在往后的日子里,在这个领域的自信开始动摇了,一层抹不掉的阴影一直遗留心中。孩子表面整天嘻嘻哈哈的似乎不当一回事,其实意识里非常在意。合唱队伍出发演出那天,看见每个团员都要涂脂抹粉,觉得这是娘儿们的所为,我以此庆幸逃过此‘难’,因此,逢人便说:"男孩子也涂口红,多丢人!"。当然啦!葡萄吃不到,肯定是酸的啦!

自尊心是个不能碰的“雷区”。因而,我在处事待人方面,歇尽所能让别人保持自尊,学习做到谦虚容忍宽厚。然而,说易行难,由于我爱开玩笑,常说话口无遮拦,言语修辞不经大脑,就冲口而出,伤了人也不知道。记得多年以前,有亲戚自海外来探亲,携年幼儿子出席亲朋聚会,小儿天真可爱,能拉小提琴,并在现场演奏一凡。演毕,阵阵掌声中,我劣根毛病又再发作,脱口而出:“我也会拉,我能把牛拉上树!”众人回以哄堂大笑。事后,心里一直不安,雖則說者無心,當句玩笑話,但也难怪聽者误解原意为贬意。过了几年,小孩特意走到我的面前,说:“表哥,我现在是学校乐队的首席提琴手了。”一时穷于适当回应,我惟有愧疚的对他笑笑,还未来得及解释,他已走入人群中了。小弟,我欠你一个道歉。

其实,容易受伤的人不只限于儿童,成人心灵同样脆弱。为了今年举办合唱团汇报会,不受甄选为合唱小组组员的团员也为数不少,各人反应各异。有的顺其自然,还是在其他的合唱项目唱得悠然自在;有的视此为奇耻大辱,认为自己水平不至于此,纵然在甄选老师一而再,再而三的澄清甄选以声和为本,与个人造诣无关,有关团员还是对甄选结果甚不以为然;有者虽不出怨言,眉间却隐现不平之气,不愤之情;有者深感颜面尽失,挥袖而去。

另列,有关于郑少秋在前妻沈殿霞的追思会上,被邓光荣公开指骂未尽父亲责任时的处理方式,其以大局为重的宽容表现和对指责心平气和的从容回应,反而赢得人们尊重,自尊不争自得。反观邓光荣,倒象蛮牛一头,事后居然还面呈激动之色,拒绝与郑少秋交谈,自尊何有!

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尊心,但缺乏包容的自尊,如何受人尊重。每人应在不同的领域忘我的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若能以此基础赢得的自尊,才是扎实的,才是受人敬重的。为了自尊而去挑战别人的专业,不能让别人保持自尊,可能会造成不能收拾的局面,自己又何以获得自尊呢!

自在随缘,才有自尊。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See Here or Here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ecause it linked to malicious content. Learn more.